巴菲特的partner查理·孟格的人生智慧

以下是某年某月某日蒙格接受媒體採訪的部分逐字稿,個人覺得充滿智慧,在這邊做個分享,中文的部分不太算翻譯,而是我用自己的理解隨意評註的。

the economy sometimes booms, and sometimes it doesn’t. And you have to live your life through both episodes. And our idea is we just keep swimming. And sometimes the tide is with us, and sometimes against. But we keep swimming either way.

經濟有時候好,有時候壞,但不論好壞你總是必須過生活。我們的想法就是持續的往前游,有時候浪潮推我們一把,有時候則是逆著,但不論順流還是逆流,我們就是持續游著。

ANDY SERWER: How did you help him make that decision?

媒體問:「你是如何幫助巴菲特改掉那個壞習慣的?」(巴菲特受到老師葛拉漢的影響,喜歡「抽雪茄屁股」,尋找便宜、但可能不是很好的企業投資。)

CHARLIE MUNGER: Well, it was probably obvious. And he’d made so much money in the other technique that it was hard for him to leave something that worked so well. But it was not going to scale. So when he started looking for investment values in great businesses that were temporarily under pressure, it changed everything for the better. Now we can scale up to the big time.

蒙格謙虛地說,很明顯的,因為巴菲特那樣做賺了很多錢,所以很難叫他放棄,但那樣的投資是無法規模化的,所以他開始投資那些因為短暫因素而影響價格的偉大企業,從此everything變得更好了,而我們現在的投資也可以規模化。

 

I knew nothing about it in advance. What happened there was very easy. The truth of the matter is that Heinz ketchup was a stronger brand than Kraft cheese. And they paid more for it. So one acquisition worked brilliantly, and the other worked poorly. Well, welcome to adult life. It happens to everybody.

上面是媒體問到亨氏番茄醬的投資,蒙格回答亨氏番茄醬雖然買卡夫起士買得漂亮,但其餘的部分就不太妙。Well,歡迎來到成人世界,這是發生在每個人身上的狀況。(所以不要傻傻以為周杰倫和昆凌的人生很完美零缺點,郭台銘、張宗謀每天都沒有不開心不煩心的事)

it’s a combination of luck and skill. That’s what all good records are.

上面是談到波克夏海瑟威高的驚人的股價,蒙格說是運氣和技巧的組合。(對,一定有運氣的成分,葉啟田不是唱三分天註定,七分靠打拼嗎?)

We do not want to have an island of prosperity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envious of us in a nuclear age. And China doesn’t. Russia doesn’t.

我們不希望在核子時代整個世界就只有我們自己(應該是指美國吧)繁榮興盛,而其他的國家都嫉妒我們(全家族只有少數幾人吃香喝辣,其他人作何感想?全台灣都只有少數人生活過得好,肯定會招來嫉妒、仇恨、甚至是恐怖暴力行為..)

If we buy a business, we’re going to hold it forever. So we’re going to have good years, bad years, in between years, maybe a disastrous year some year. And we care a lot about the price. We do not care about the next 12 months.

如果我們購買一間企業,我們是打算永久持有它。所以我們會有豐收的時候,也會有營運不佳的時候,甚至企業本身會有災難。而我們比較關注價格,而不是下一年會怎樣。

最後,2020 2月28美股已持續跳水一週了,我進場買了美股ETF VTI,146塊的價格我還是覺得貴,但比起高點 172元已經打了84折了,這是小試水溫,分批買,越往下探再加碼。

VTI前幾大持股均是偉大企業(微軟、Apple、Google、Facebook、Amazon..),還包含了巴菲特與蒙格的波克夏海瑟威。不選股了,只要選價格,這樣會不會比較容易些?因為新冠肺炎現在機會來了,買的價格越低,安全邊際就越大(葛拉漢很強調安全邊際,可以 protect your money),勝率就越高,Good luck to myself.

海外ETF投資報告(11月)

雖然月初才報告過,但最近已將全部持股售出,三檔 Vanguard ETF – VSS、VEA、VWO,趁這波多頭(巴菲特的老師葛拉漢稱市場先生就像個躁鬱症患者,顯然他老人家這陣子很high..),在短短7~11月間不定期不定額的投報率分別如下:

VSS – 5.19%
VEA – 6.34%
VWO – 4.58%

均超越我設定的微小目標,美元優利定存的3%。

由於過去投資實在太過缺乏方法與策略,對金錢的態度太過草率,不但投資毫無成果,還賠了辛苦賺來的積蓄。趁這次投資實驗結果還不錯(當然絕對是多頭的關係),獲利了結做個 nice ending,培養一下往後的投資信心。

而且似乎有幾個跡象顯示目前全球股市隱含的危機。

電影「大賣空 (Big Short)」主角之一的 Michael Burry 在9月提出 ETF可能泡沫的警告(ETF bubble),頓時讓我豁然開朗為何全球的股票不斷攀升,連大型法人、壽險業者都不斷購入ETF, ETF 獲得大量資金也不斷購買其規則裡的成分股,當中包括交易量小的股票,進而推升股價。然而當市場反轉拋售時,這些平時交易量就少的股票,誰要承接呢?Michael Burry 說 ETF 很像導致 2008 金融海嘯的 CDO,就我簡單腦袋的理解就很像俄羅斯娃娃,一個金融商品包一個金融商品,直至看不清到底什麼是什麼。但 ETF 似乎沒有像 CDO那麼誇張,層層堆疊,嗯…等到崩盤時就知道…

再來是巴菲特的波克夏海瑟威滿手現金而不投資,還引發了大股東強烈不滿,巴菲特該不是癡呆了吧?為什麼這時寧可擁現金而不投資呢?

香港反送中事件是否會重演64天安門事件?中國是否是金融市場的未爆彈?

PTT金庸土豪哥獲利了結,大賺3.2億,這,也能做參考嗎??

至於殖利率倒掛,還是其他什麼指數、曲線怎樣,由於太過艱深,我簡單的頭腦很難理解那些。總之在近期漸漸升起一股危機感,連帶將手中的國泰金都清倉了,推估壽險業者收了保費應該也買了不少海內外金融商品..不然,要怎麼生利息給付理賠給客戶?

Netflix 雙層公寓觀後感(2) – 人生中所有重要的東西,唯有心理素質強大的人才配擁有

繼續寫Netflix雙層公寓的事。

在雙層公寓裡,因男女成員都來自不同的地方,上了節目經賀爾蒙、費洛蒙、睪固酮催化發酵一番,兩人經歷種種終於配對成功後,最後常會遇到一個現實狀況,遠距離戀愛。

一般人會慣性呆在自己覺得最舒適、最安全的地方,對於未知、未來總感到不安與恐懼「如果創業沒有穩定的收入時該怎麼辦?」「團隊多了新成員會相處融洽嗎」「搬家到新環境會不會不喜歡」「明天要上台演講報告好緊張」甚至連常吃的食物都可能害怕改變,always 吃一樣的餐廳、一樣的菜色…所以有人倡議「脫離」舒適圈。

但我覺得舒適圈也不一定要脫離,「脫離」舒適圈若是太可怕、太沒有安全感,其實可以「擴大」舒適圈,慢慢將自己可以接受的範圍越擴越大,漸漸去適應那原本覺得很恐懼不安的部分。

我的攀岩偶像 Alex Honnald 分享他挑戰徒手攀登(Free Solo)酋長岩的心法。Alex不是不要命不會害怕,他坦承每次看到酋長岩都覺得非常嚇人,但最終挑戰成功時他卻覺得像是在公園散步一樣舒服。Alex 花了7年的時間在酋長岩不斷練習、尋找他覺得相對安全舒適的路線與攀爬方式,並且不斷練習強化那當中最為困難危險的動作,直至內化成他身體的一部分,一切都變成全自動。

我覺得這就是擴大舒適圈,從原本的恐懼、不可能、No Way,透過逐漸熟悉與不斷練習,最終成為舒適、自然、全自動。

所以擴大舒適圈是有方法的。

而擴大舒適圈之後,自己的心理素質也會越來越強大,面對任何狀況都能臨危不亂,畢竟你已經見過大風大浪了,並知道對大風大浪應心懷敬畏,才能以慬慎的態度去面對,不會因過度自信而輕忽眼前的危險。所以標題才會說「人生中所有重要的東西,唯有心理素質強大的人才配擁有」,這當然包括愛情、財富、事業..等等。

脫離舒適圈,則有點冒險、賭運氣的味道,風險似乎較擴大舒適圈高得多,有種不顧一切就撩下去、豁出去的意思。「今天晚餐來試試新餐廳好了」失敗的結果頂多是不好吃,但若像攀岩,可能因此就GG了(事實上許多攀岩明星後來都墜崖 GG了)。也無怪乎許多一開始便砸大錢開創的事業,在沒有方法與策略下,很快就收攤了,因為他們所謂的創業,其實叫做賭。

股神巴菲特和 partner 蒙格長期來都在他們的能力圈選股,而不碰自己不懂的科技股,但後來似乎也擴大了他們的能力圈,買了大量 Apple 的股票。

所以回到雙層公寓,男生與其說「只能盡全力了」,成熟的人或許會說「我們會找出方法的」。盡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方法、策略(想知道 做菜的策略 嗎)。人生中所有重要的東西,哪一樣不是如此呢?最後以 Alex Honnold 說的一段話作結:

「I didn’t want to be a lucky climber, I want to be a great climber.」

台北牛排 Smith & Wollensky Taipei 史密斯華倫斯基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颱風天,打電話到 Smith & Wollensky Taipei 詢問當天訂位是有位子的。因為有股神巴菲特加持,決定來去試一試,以文謅謅的假掰用語叫「初訪」。每次聽到「初訪」,就想到總統為了拚外交而「出訪」,還有以前阿湯哥跟布萊德彼特演過的一部電影叫「夜訪」吸血鬼。

餐廳在微風南山47樓,一出電梯就聽到呼呼的風切聲。餐廳挑高高,座位被安排在可以近看充血硬挺的101。

餐前麵包,軟軟的麵包,麵包軟軟的。

號稱二十多年沒改變配方的華倫司基沙拉,裡頭有巨大的培根。

24oz 乾式熟成肋眼,這 24oz 是包含骨頭的重量吧?不過份量還是蠻大的。

憤怒蝦,沒有問為什麼叫憤怒蝦,who cares?

巨大的巧克力蛋糕,裡面的海綿體(?)是濕濕的,不是乾乾的,對於樂活大叔我稍嫌甜了點,但是蠻好吃的,只要不要吃多就好。隔壁桌疑似情侶的女人客被這蛋糕 size 嚇到,問服務生有沒有比較小的甜點,他們的牛排吃不完打包,而男方去上廁所上了好久,我都結帳離開了還沒看到人..

最後結帳會由客人自行決定服務費的趴數,從0% 5% 10% 15%20%…請作答。

「我覺得你們服務不太好,所以給5%服務費」

「我覺得你們服務不錯,所以給5%服務費」

會不會滿意和不滿意的人客都給一樣的服務費呢?

那麼究竟 Smith & Wollensky 好不好吃?嗯,原本想說或許這種熟成牛排不太適合樂活大叔我,但隨即想到歐華地中海牛排館的熟成牛排很棒啊。但或許有人去了歐華的牛排館吃了之後反而覺得歐華不行,還是 Smith & Wollensky 才美味可口。食物這種東西跟電影、音樂、小說、藝術一樣,哪有什麼一定?冠軍?第一名?最佳?完全是隨個人喜好啊。

以上簡單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