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ETF投資報告(11月)

雖然月初才報告過,但最近已將全部持股售出,三檔 Vanguard ETF – VSS、VEA、VWO,趁這波多頭(巴菲特的老師葛拉漢稱市場先生就像個躁鬱症患者,顯然他老人家這陣子很high..),在短短7~11月間不定期不定額的投報率分別如下:

VSS – 5.19%
VEA – 6.34%
VWO – 4.58%

均超越我設定的微小目標,美元優利定存的3%。

由於過去投資實在太過缺乏方法與策略,對金錢的態度太過草率,不但投資毫無成果,還賠了辛苦賺來的積蓄。趁這次投資實驗結果還不錯(當然絕對是多頭的關係),獲利了結做個 nice ending,培養一下往後的投資信心。

而且似乎有幾個跡象顯示目前全球股市隱含的危機。

電影「大賣空 (Big Short)」主角之一的 Michael Burry 在9月提出 ETF可能泡沫的警告(ETF bubble),頓時讓我豁然開朗為何全球的股票不斷攀升,連大型法人、壽險業者都不斷購入ETF, ETF 獲得大量資金也不斷購買其規則裡的成分股,當中包括交易量小的股票,進而推升股價。然而當市場反轉拋售時,這些平時交易量就少的股票,誰要承接呢?Michael Burry 說 ETF 很像導致 2008 金融海嘯的 CDO,就我簡單腦袋的理解就很像俄羅斯娃娃,一個金融商品包一個金融商品,直至看不清到底什麼是什麼。但 ETF 似乎沒有像 CDO那麼誇張,層層堆疊,嗯…等到崩盤時就知道…

再來是巴菲特的波克夏海瑟威滿手現金而不投資,還引發了大股東強烈不滿,巴菲特該不是癡呆了吧?為什麼這時寧可擁現金而不投資呢?

香港反送中事件是否會重演64天安門事件?中國是否是金融市場的未爆彈?

PTT金庸土豪哥獲利了結,大賺3.2億,這,也能做參考嗎??

至於殖利率倒掛,還是其他什麼指數、曲線怎樣,由於太過艱深,我簡單的頭腦很難理解那些。總之在近期漸漸升起一股危機感,連帶將手中的國泰金都清倉了,推估壽險業者收了保費應該也買了不少海內外金融商品..不然,要怎麼生利息給付理賠給客戶?

Firstrade 美國券商匯款費用補貼

開立 Firstrade 美國券商也好幾年了,但始終沒有用它,香港反送中的事件促使我將所有港幣資產售出,並將港幣轉成美金,決定試試投到美國券商,享受ETF零佣金交易。

目前 Firstrade 提供匯款補助,只要一次匯款超過 25,000 美元,Firstrade會補貼匯費25美金。受到這優惠的吸引,原本就打算匯 25,000 美元過去了,但仔細一想,自己是打算定期定額、並不會在短時間內一次下單 25,000 的金額,剩下的美元放在券商那豈不有點浪費了,試著算算放在有提供美元優利定存的銀行,會產生多少利息?

以匯豐 HSBC 美元優利定存半年3%來算 (至2019/06/30截止),可以產生約 375美元的利息,剛好是 Fristrade 匯費補助 25元美元的15倍。

這也正是 Firstrade 利用給予小惠,卻賺取利息15倍之多的方法。

最近全聯推出的PX Pay、各家銀行、第三方支付,不也是用同一招嗎?

(2019/10/13 更新)

自2019/9/18開始,Firstrade 匯款補貼門檻降至10000美元。